三个两个一个桶

🏔🌸

超A山老师和软萌小魏呜呜呜呜我真实的哭泣了😭

来自sls的ins~虽然我山的表情有点销魂,但仍然阻挡不了举铁山越来越A的事实🙊【以及似乎看重量是65kg?看来扛个hls没问题了🌚

全程盯屏幕露出慈爱微笑的山老师🙊这么萌的花老师你不想拥有嘛🌚

【白魏】多年以后

//5k字一发完,现实向,不HE不BE

//第一次写文,昨天看了b站的一个山花视频有感

//不上升真人

//在这个世界里。私心以为这大概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之一了❤



 


不,好像有什么不对了。好不容易结束了紧锣密鼓的拍摄,白敬亭终于有时间慵懒地瘫在宾馆的大床上。他想到最近詹姆斯的篮球赛,想到最近耐克又出了一款红黑配色他很喜欢的球鞋,想到过两天又要进组拍下一部戏。。。不,他其实什么也不想想,但脑海中还是不停闪过那个人嘴角边的梨涡 笑弯的眉眼,和可爱的大碴子味普通话。不过他最近好像稍微圆润一点了,白敬亭想到前几天自己拿小号刷到的活动视频,终于不是那么瘦得让人心疼了,但。。他是不是又要减肥了,白一边想着一边无意识地皱起了眉。



好吧,我是有点想他。白终于选择不和自己的心作对,接受着现实。说好了来探班结果我这戏都拍完了也不见个人影,还是不是兄弟了??哼。敷衍!白不屑地撇了撇嘴。



不过。。兄弟。。呵,对他的感情在自己心里大概早就没有那么单纯了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在一次次那个人莽撞地走过来,不介意自己那一点抗拒和冷淡,硬生生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然后就再也不抗拒了,默许了那个人的接近,甚至是享受着他特别的关注和亲近。最让自己感到不对劲的还是在essxs节目上,一向知道他性格好又阳光,但没意识到他这么招人。什么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的他都立马混熟,小太阳似地温暖着大家,这儿蹦一下那儿蹦两下,眼里似乎马上就要没有了自己。白感觉自己心里有点不舒服,酸酸的闷闷的,甚至比看到别人穿着自己熬到凌晨四点也没抢到的耐克限量款还要难过许多倍。白敬亭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对魏大勋,心动了。



白敬亭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很惊慌,反而在那一瞬间感到了释然。他自认自己是个非常理性的人,所以与其处于那种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的状态,还不如让他清醒而明白些。尽管,这带来的多半不是甜蜜,而是无奈和挣扎。但白敬亭还是选择面对现实,他知道自己之前的种种反常都有了解释。他偶然间看到过一些饭制的视频,里面自己和魏大勋相处的时候总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慌乱。当对方没注意到自己的时候,他喜欢有意无意地看着对方,但当对方突然黏过来示好的时候,他又有点想躲开,不让对方看到自己无措的眼神和泛红的耳尖。



但是魏大勋还是贴了过来,两个人的距离太近的时候,他能感受到自己突然变得不规律的心跳。有几次一起录明侦的时候,他们真的因为工作忙有挺长时间没见的了。白知道自己的眼神始终难以控制地追随着他,偶尔意识到才僵硬地做个表情管理。但,就像大家说的,深情总在眉眼之间,又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他也抛弃了冰山的人设【bushi,开始主动上手捞着对方,两个人的skinship也多了起来。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呢,白敬亭想,有没有察觉到我们之间与朋友那一点点不同,是90%的好哥们儿加那一点点暧昧呢。



此时,白心里还是有着那么一些期待的,但又一直说服自己不要想太多。他知道两个人都是直男,自己虽然顶着个注孤生人设,但真的只是因为当前对谈恋爱没那么多需求,一个人也没啥不好的,有戏拍,有鞋买,有篮球赛看,有朋友开黑,有。。。有“好哥们儿“魏大勋。但是他知道魏大勋和他不一样,比自己大几岁,热情的性格实在是招人喜欢,又害怕寂寞,对感情的需求很大,就自己知道的他女朋友也有过那么两三个了。虽然,虽然他目前暂时也是单身没错。要不要试探一下呢,白咬了咬唇。




微信


good bai【喂,你在北京么?】


wd鞋(白给大勋的备注)【在呀】


wd鞋【怎么了小白,想哥哥了?[坏笑]】


good bai【说啥呢儿子,爸爸是看你在ins上评论这么积极,过来表达一下父爱的】


wd鞋【我去,弟弟你这个就不乖了啊,叫谁儿子呢,一天到晚就知道巴巴的】


good bai【咳,还。。还行吧】


wd鞋【emmm所以你啥时候回京啊】


good bai【一周后吧,到时候咱俩约一波啊】


wd鞋【约啥?又火锅吗[无聊脸]】


good bai【咋滴?你嫌弃人火锅啊】


wd鞋【没有没有这怎么敢[秒怂]我就是皮一下而已】


good bai【哈哈哈逗你的,这次不吃火锅吧,咱哥俩找个地方喝喝酒,听听歌。。】


wd鞋【再谈谈心?小白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转性了,不会是遇到什么感情问题想找哥哥咨询吧】


白敬亭OS:魏大勋你有点太敏锐了吧,难道是自己平时酷盖爱鞋爱火锅人设立得太成功了?所以一有啥变化就很明显吗😂


good bai【您想太多了哥,我就是好久没和兄弟叙旧了想换个口味喝喝酒享受一下快意生活[抠鼻]】


wd鞋【好的好的收到👌🏻那等你回来咱俩约哈】


good bai【OKOK 小魏你退下吧,我要拍戏了】


wd鞋【:)】




白关了手机,开始期待不久后的见面。


但谁也没想到,在短短的一周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大事。按理说魏大勋出道这么多年了,最近名声渐起,但也没至于到爆红的地步。就是不知道挡了谁的道,在他的一档综艺播出后居然有yxh带节奏说他作为个演员戏不好好演,代表作没几部,整天上综艺,这个哥哥那个弟弟地倒贴,不过是个综艺咖而已。



白敬亭看到这样的报道都要气死了,他知道娱乐圈很乱很乱,自己运气好倒没太常经历过这些。魏大勋比自己大四岁,却早出道了很多年,他乐观开朗热情的性格究竟是碍了谁的眼了?总是被这么diss,白敬亭实在是太心疼了。他知道魏大勋对待自己的表演非常认真,和自己一样把表演看得很重很重,也很有追求。但无奈演的戏就是没有特别火,为了积累人气上了挺多综艺,看他综艺感强表现力好,综艺节目也爱邀请他去,节目里嘉宾们也很喜欢他,就跟他经常有互动。仅此而已,在网上居然被黑成这样。白敬亭感觉心里难过又愤怒得喘不过气来。居然还有这么多吃瓜路人表示赞同,他。。他肯定又要伤心了,怀疑自己了。看起来那么坚强其实总是有着如履薄冰的脆弱。正好,趁着约酒的机会安慰下他吧,白心想。




某私人酒吧【保密性很好的那种】


白敬亭早早地就进了一个僻静的包间里,懒懒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但如果你仔细观察,还能看到他眉间的一丝焦躁。


过了五分钟,魏大勋匆匆地推门进来。


诶小白不好意思啊!哥刚有点事儿,让你久等了~


魏大勋开心地过来,咧着嘴拍了拍白的肩膀。但白敬亭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几点红血丝,和嘴角弧度的勉强。


哥。


白敬亭突然开口。


魏大勋愣住了,因为小白鲜少这么叫他。


不想笑就别笑了。我可以理解的。


白敬亭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说到。


魏大勋勾起的嘴角瞬间垮了下来。


什。。什么呀。。我没事儿。你。。你看到了?那些新闻。。。


魏大勋蔫蔫地瘫到椅子上,捂住了脸。


你很好,哥。是很好的演员,更是很好的人。他们才是坏人,都是有人羡慕大家对你的喜爱才抹黑你的。哥,我不希望你自卑,但你可以脆弱。有我。。们呢。累的时候多倾诉一下,也依靠一下我。。们这些朋友吧。


白敬亭感觉自己把前三天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诶我的言简意赅人设呢,小白扶额。


魏大勋听了这话,又笑了起来。


诶我没事啦,这几年这么多事我都扛过来了。现在哥哥好歹还有2000多万微博粉丝呢,这么多小妖艳爱我,我会坚强的啦。行啦弟弟你好不容易回来就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了,咱们今儿来个不醉不归!


得了,就您这酒量,到时候别一瓶就倒再撒酒疯都不错了。


白敬亭模仿着魏大勋的 不屑 表情包 挤了挤眼。


喝酒局开始。


俩人点了点儿烧烤,就着鸡尾酒红酒什么的敞开了喝。喝酒后的白敬亭话也多了起来,和脑子已经不太清醒的魏大勋有一搭没一搭地互怼起来。


空瓶数量逐渐增加,酒量更差的魏大勋此时已经从胸口红到额头,向后倒在了沙发上。一边还不耐地扯了扯领口,露出深邃的锁骨和大片平坦的肌肤,白敬亭看着他胸口若隐若现的阴影,感到气血上涌,心跳得怦怦快。也不知道是因为喝多了,还是脑海里浮现出的旖旎画面。



然而。正当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告诉自己你前面这个就是你兄弟,不论你对他有什么样的心思,他就是你兄弟,你兄弟,听到没!白敬亭几乎快冲自己咆哮了。但他的身体好像不受控了一般,忍不住向魏大勋靠得越来越近,想更距离地看看这人垂下的眼睫,无意识嘟囔的嘴唇,和唇角的梨涡。



。。。md好想亲。白敬亭感觉自己就快失控了,但还是不行,要控制住自己,守住朋友的底线。虽然自己平常特别刚,但这种时候还是拎得清的,一般人都是跨出这一步,朋友都可能没得做,更何况他们这一行呢。白敬亭的大脑没有被酒精麻痹,还是尽职地守护着主人的清醒理智,但还是。。好想亲。白敬亭内心天人交战,但就当他艰难地想抽身远离时,身边人突然一动,嘴角就这么贴上了他的唇。白敬亭愣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不属于自己的嘴唇又挪动了,这次正正好好地贴上了自己的,虽然很快就挪开了。但白敬亭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脸飞快地红了,他不想多想,但又控制不住自己澎湃的心潮,要不要趁机表白呢。还是。。。



这时,魏大勋又诺诺地说了什么,白敬亭倾身去听,却感到一盆凉水浇到了自己心上。这个人嘴里叫的是自己从没有听过的名字,似乎是女生的,可能是他最近新交的女朋友吧。白敬亭感觉口中泛起了苦涩。他静静地坐正,玩着手机平复心情。他没有看到魏大勋偷偷攥紧的手指和梨涡中多出的那抹苦涩。



不久后,魏大勋酒醒了一点,俩人就各自回去了。


自那以后,白敬亭和魏大勋的交集又少了起来,一个月能见到一面就不错了,也就偶尔聊聊天。时间渐渐流逝,白敬亭发现自己似乎又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对魏大勋的那一点特殊的感情似乎只有在见到他时才会出来搅动,其他时候他几乎可以察觉不到。魏大勋好像也不像原来那么热络地黏着自己了,经常看到他拽着其他朋友在朋友圈里秀,而不是找自己闲聊。白敬亭无谓地勾了勾唇角,就这样吧。这样挺好,好歹不是跟自己女朋友秀。那样自己看了感觉不是更凉。但他也没有去主动找对方,因为他看到那个人的事业在不断地向好处发展,人气越来越旺,可以说是终于走上正轨了。怎么,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扰乱他的生活呢。况且,表露出什么了怕是连朋友都做不成。



几年过去了,白敬亭和魏大勋还是保持着挺好的朋友关系,他又看着魏大勋换了几个女友,听着他吐槽父母又催自己快点成家,他们等不及抱孙子什么的了。


白敬亭就只是低下头听着,不发表任何评论,神色平静无波,看不出任何感情的波动。魏大勋看着他神游天外的样子,慢慢地也就不再和他倒苦水了。但只有白敬亭自己知道,他其实只是在全神贯注地压抑自己的情绪,让心头对他女朋友或者说未来妻子的嫉妒少一点。至少,不在这个当事人面前表露出来。




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不温不火地持续着,一直到白敬亭已经习惯了心中有一个角落在大多数时候都是空落落的感觉,只有在见到那个人,听到那个人声音的时候才会有暖流涌入。


但时光的流逝连这一点平淡的、难言的可能都不留给他。




还是那家酒吧。魏大勋在35岁那年主动约了白敬亭出来,说是找他聊聊。白敬亭本来以为又是一如既往的碎碎念,揣着兜踱着步就过来了。但是这次不一样了。




他说:小白,你是我很重要的好朋友。哥哥我一个月后要结婚了。你。。来当伴郎吧?




白敬亭愣住了。他感到自己心里很乱。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秒是震惊,然后是深刻的酸涩,但很快又变得麻木。是吗,终于要结束了吧。几年的念想很快就可以散了。



他抬头看着魏大勋,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往日里不怎么敏锐的神经此时却捕捉到了对方眼中的复杂。那平和的带点恳切的眼神,好像在央求他什么也不要多说。白敬亭意识到,对方只想让自己好好地当他的伴郎,不要节外生枝,就好。他不想再横生任何变故了。




于是,白敬亭露出一个不带褶子的笑,随意地拍了拍魏大勋的肩膀,说:好,什么时候,我让助理安排下时间。


魏大勋听闻舒了口气,转过头恢复了往日的正常,哥俩好地揽着白敬亭说,巧了,我妈找人算过,最近的吉日正好就在我生日那天,你看你礼物送一份就行了,哥哥这还帮你省钱了呢~


 白敬亭知道自己此时没有和对方开玩笑的心情,但确实不想对方扫兴,他深吸了几口气,把一切负性的情绪都隔绝在了意识之外。




很快,魏大勋婚礼的日子到了。白敬亭穿着对方送过来的定制伴郎服,提前两个小时就到了会场。魏大勋早就到了,他快步迎了过来,拉着白敬亭东看西看,对着流程,拉拉杂杂地扯着些闲话。


诶对,魏大勋忽然想起来,小白你给哥哥带什么礼物了呀?


喏,给你。白敬亭漫不经心地塞过去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祝我的好兄弟魏大勋新婚快乐。生日快乐,幸福一辈子,快乐一辈子。


“哥,生日快乐。”白敬亭的声音同时响起。


谢谢你啊小白,你先在这儿随便逛逛,哥哥先去准备婚礼了。魏大勋抿了抿唇,抱着盒子转身离开了。




婚礼上,白敬亭第一次见到了那位有幸陪魏大勋度过余生的女孩。她和白敬亭曾经见过的几个魏大勋前女友或小巧可爱或成熟美艳的风格不同,她有种清浅的出尘的美,白皙的皮肤,细长的眉眼,淡淡的神态,眼角还有一颗小痣。等等。。眼角的痣?白敬亭心中突然闪过些什么,但很快又放弃了深思的想法,一方面是因为他马上就要作为伴郎上台了,一方面是,他知道这已经毫无意义了。他将,作为魏大勋最好的朋友、兄弟,陪他经历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陪他走过余生。




几年后。白敬亭也在三十五岁的时候结婚了。第二年就生了个和白敬亭如出一辙的男孩儿,只不过,他的唇角有白敬亭没有的梨涡。而且他家和魏大勋一家还时常有往来,魏大勋家那个女孩儿长得挺文静,性格却和她爹一样皮,特别喜欢白家的那个可爱又傲娇的弟弟,俩人虽然差了四岁但也还总是在一起玩耍。又一次约着出去度假,白敬亭看着两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突然觉得,啊,这样似乎也不错。




多年以后,魏大勋已经到了暮年,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现在就是整天在医院的病房里躺着,有时清醒有时不清醒。白敬亭比他小几岁,从小没减过肥,又经常撸铁锻炼,此时倒是还走得动道儿。那天,他到医院看望魏大勋,看到他布满皱纹的脸和唇边已经因为衰老而变了形的梨涡,往事突然又浮现在心头。


唉,白敬亭默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却似乎惊醒了疲惫的魏大勋。


他睁开眼,“小白,我知道我快不行了,这次没准是我最后一回见到你了。咱们俩认识也有快六十年了吧,能认识你,真好。咳咳咳”他的声音越来越弱,白敬亭担忧地想让他不要说了,节省点体力。但魏大勋轻轻摇了摇头,“咳咳咳,咱们好兄弟一辈子感情这么好不容易,等我走了以后,我闺女那儿有我想给你的东西,你咳咳咳咳”魏大勋开始剧烈地咳嗽,一边摆了摆手示意他该走了。门外等着的护士快步走了进来,有礼貌地请他离开,说病人要休息了。


白敬亭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走出了门。他在门外站了很久,心头始终萦绕着一丝不安。



果然,再见之时,已是永别。


白敬亭是两天后的早上听到魏大勋的女儿魏小薰说她爸爸昨晚过世的消息的。他此时心里倒没有非常痛苦,可能是早就有所预料了吧,而且,那个人生病后煎熬了这么久,终于能解脱了。他也算是以兄弟的身份,陪他到老了。


魏大勋的葬礼后,白敬亭惦记着魏大勋说的要给他的东西,和魏小薰回到他们家里。拿到那个盒子的一瞬间,他只觉得有点眼熟。


打开盒子一看,是一株新鲜的向日葵。


就像。。就像他当年在魏大勋婚礼上送他的那一株一样。


花上挂着一张卡片,上面是魏大勋的字迹,那时虚弱的身体已经让他只能颤抖着写出歪歪扭扭的字,但白敬亭还是看得出当时他写字时的用力和用心。


小白,谢谢你陪我这么多年。谢谢你。。谢谢你当初什么也没有说。其实我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


现在我终于能和你说,我也是。


希望我们下辈子能有缘再做朋友、兄弟,或许。能不只是兄弟了~【调皮】


魏大勋




END